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搜索
查看: 19917|回复: 1

[散文] 老家村前的池塘

[复制链接]
UID
116514
回帖
97
金币
1 个
注册时间
2019-7-12
发表于 2024-7-6 21:2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: 中国
老家村前的池塘

作者:郑绍文

微信图片_20240706202937.jpg

我们老家这一带的村子村前都有一方池塘,但各村池塘的面积和形状各不相同。我们村子前面的池塘呈椭圆形,面积约三、四亩。池塘临村的一边整齐有序地摆放着一溜石块和洗衣凳,是供村上人洗衣物、洗菜所用。池塘东南角有一个二十几米见方的小水宕,村子人习惯称这小水宕为“小塘”,而与之相邻的池塘则顺理成章成称之为“大塘”了。它们一大一小,形同母子,日夜相依。小塘的作用主要用于清洗较脏的物件,如农具、便桶之类的东西。这样安排设置充分体现了村民们的文明卫生意识。

“大塘”和“小塘”仅一坝之隔,坝宽约三、四米,此坝亦是村子连结对面山地的纽带。两塘之间还有两株树龄约400多年的古树,古树立于大塘一侧。村上人说此树为梓树,初夏时开着白花,果实外表呈黑色,坚硬,敲开外壳,里面是白色果籽。我们小时候经常拿这种果籽当弹弓的子弹玩。其果籽还是一味中药材,其时村上有许多人收集它,晒干卖,以资家用。这两株梓树主干粗壮,树冠很大呈巨伞形,繁枝茂叶的树枝是鸟儿的家园;树下的浓荫则是村民们的乐园。赤日炎炎的晌午,吃过午饭的人们会搬来凳椅在树荫里乘凉。树下则拴着成排的水牛,牛绳拴在水边的树根上,牛将身子浸泡在水里,惬意地享受着这夏日的清凉。它们时而甩着长长尾巴“啪、啪”地驱打着叮在脊背上的蝇子,时而将头扎进水里,停留片刻,再猛地抬起头来,用力摇摆,顷刻间水珠四射。飞溅的水珠惊扰了岸边乘凉的人们,顿时尖叫、笑骂声四起。最不消停的却是我们这些毛头小子,光着身子在池塘里玩耍,却一点也不觉得害臊。我们或仰泳、或蛙泳、或潜水玩得很是尽兴。当然,最常见的招式就是“狗刨刨”,这种游法,我现在还记得,就是身子朝下,头高昂着,用两手交替划水,两脚伸出水面,交错拍打水面,“发出扑通、扑通”的击水声,很有节奏感,也很有仪式感。对于我们这些淘气包来说,水中的玩法是五花八门。有人进行比赛,或比游泳速度,或比潜水时间长短;有人则爬上牛背,在牛背上做着鬼脸,逗得大家一阵哄笑;有人在水里摸鱼,有个小伙伴抓了三条鱼,两手各捏住一条,嘴里还叼着一条,那快乐的样子,不知道有多滑稽。

清晨,村前池塘则是村里女人们的世界。夏日,天刚拂晓,池塘的水面上还笼罩着淡淡的晨雾,朦朦胧胧的,仿佛穆斯林女子蒙着的面纱。此时,池塘边不时传来阵阵捣衣声和银铃般的欢笑声。这声音和着树上的鸟鸣,组成了美妙悦耳的乡村晨曲。这是村子女人们尤其是妙龄女子的最佳欢聚时间和场所。她们不约而同地提着装满衣物的篮子,有的还拖着一头带脚的洗衣凳,陆续地来到池塘边清洗衣物。有道是“三个女个一台戏”,可想而知,一村子女人聚在一起又何止是一台戏呢?她们一边洗着衣物,一边打趣、嘻笑、撩水打闹。同时发布着一些花边新闻。述说着家长里短,描绘着坊间逸事……

冬季里的池塘就仿佛是电视剧中的“梦中的那片海”,只不过那海里没有爱情,没有悲欢离合,只有童趣。说真话,在我们家乡现在要找那样的“海”真的只有在梦中了。我们儿时,只要一到冬天就可以看到玉树琼花,银妆素裹的景象。雪后天,家家屋檐上都挂着亮晶晶的冰棱,此时,村前池塘的水面上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,冰面冰住了枯萎的水草,形成了异样的冰花。此时,小伙伴们则欢呼雀跃,欢快地来到池塘边。先是跺跺脚,搓搓手,热热身,接着就手拉着手奔向池塘。我们随性地在冰面上滑动着,一路跌跌撞撞,东倒西歪。有时一个仰朝天,有时一个嘴啃“冰”,有时两人撞了一个满怀,来一个“亲吻”,有时会一人撞倒一大片。尽管弄得鼻青脸肿,手脚疼痛,但仍然其乐融融,笑声不断。连到了吃饭的时间也不知道回家。直到有家人们的不断呼喊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池塘,同时还忘不了相约下次相聚。

老家村前池塘还留给我的一个难忘的印象,就是一年四季都充满了生机。池塘里水生动植物充盈其间。微波中水草萋萋,水草中有鱼虾游动。记得那时,我们一放学回来,就拿起夹网去池塘边捕捞鱼虾。(所谓夹网就是两根约1米多长的竹竿中间再系上一块1米见长的网兜做成的捕鱼工具,现在很少见了。)来到池塘边,放下装鱼用的竹篮,整理好夹网,将竹竿夹在两腋下,用手操纵竹竿。选好位置,双手用力将网兜抛向水中,手有节奏地抖动竹竿,用以驱赶鱼虾进网。一边抖,一边人向后退,最后慢慢地将夹网拖离水面,就能看见网兜里有许多小鱼小虾在不停地跳跃。看到这些战利品,心想到晚上又有美味佐食了,心中甚是喜悦。直到现在,我始终觉得如今的大鱼大肉不管用什么调料,怎样去精心烹饪,总不如儿时捕捞的小鱼小虾那么美味可口,尽管那时用的佐料仅一小勺食盐,几个辣椒而已。

今年清明节回老家祭祖,我特意去看了那久违的池塘。池塘大致模样依旧,塘坝也加宽了,路面也很平整。塘四周也明显可见有人工修整装点的痕迹。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仔细环顾,只见塘边的古树不见了,池塘里也没有萋萋水草,更没有小鱼小虾了。塘边洗衣处仅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在低头洗衣物,她们之间没有交谈,更没有欢歌笑语。我伫立良久,凝视着眼前这既熟悉又陌生的池塘,一种別样情愫油然涌上心头,久久难以释怀。

微信图片_20231026192703_副本.jpg

作者简介:郑绍文,退休教师。喜欢写作,尤喜写诗填词。曾有作品发表在省、市、县级的文艺刊物上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95251
回帖
15286
金币
5283 个
注册时间
2017-4-17
发表于 2024-7-7 16:26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: 北京
结构清昕,语言流畅。虽朴素无华,但通过环境描写,衬托人物心情十分艺术化,极易引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读者共鸣。怀旧浓浓,幸福连连,实为好章。
回复 2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客户端|皖公网安备34082702340930号|望江论坛 ( 皖ICP备18018829号 )

GMT+8, 2024-7-16 20:14 , Processed in 0.105748 second(s), 2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